《又见芦花水一湾》吴晓明

发表时间:2021-12-01 11:00

图怪兽_f8dd81289197cd8b23083c6695e21845_32661.png


那个秋天,当诗人的脚步走在这片芦花飘飞的土地上,冷清的风像是一个胆怯的孩子怯怯牵着他的衣袖,他自然有点迁延漫步。抬头望着远处,蓝天、雪山、流水、塔影、杨柳、蒹葭、飞鸟、流云……都像是诗歌中的意象在甘州这首典雅的诗句中绽放。

他的眼神触碰到的是祁连山皑皑白雪,雪花冷清而又明亮的光芒又把他的目光又折射到魏巍的木塔顶端,视线滑落在毵毵的麦子和黑河臂弯里那一湾娉婷的芦花身上。身边是黑河水潺潺流淌,耳畔是阵阵梵音,空气里都是草木凛冽的味道。那个瞬间,他有点恍惚,是杏花细雨江南,还是大漠孤烟的漠北?看着面前的一湖风光,半城塔影,苇溪连片,古刹遍地,就在恍惚中,唯美的文字就像是芦花一样在这片土地上定格了:不望祁连山顶雪,错把张掖当江南。诗句就如蒹葭摇曳了这么多年。许多光阴像芦花一样飘飞了,可是,文字却像是花儿绽放了。光阴流转,山顶的那点积雪似乎一只都在守望着这样的一个曼妙的童话世界。

这个秋天,我漫步在甘州的秋天里,徜徉在甘州的湿地上,这是一场和大自然的豪赌,也是一场视觉的盛宴。看着冲天的杨树金黄的树叶,我感觉我在额济纳旗的胡杨林中穿梭,目光有点捉襟见肘。一阵微风过去,单薄的树叶就那样透亮地挂在枝头,像是满树的蝴蝶在翩翩起舞,浅黄、明黄、橙黄、桔黄、淡黄……天底下有多少种黄色,甘州的秋天都可以容纳多少,因为这儿是色彩的家园,何况黄色就是秋天的主打色,所以黄得理直气壮,黄得酣畅淋漓,黄得惊魂未定,一夜西风漫过,我们一定能目睹到“吹落黄叶满地金”的盛况;等到黄色随心所欲涂抹够了,忽然面前又是一树树的红叶,红得热烈,红得夸张,红的激情满怀,红得热情洋溢……大红、粉红、暗红、梅红、桃红、朱红、深红……我无法描摹出所有的红色,可是,红色却在这个秋天把层林尽染,红得有一种舍我其谁的霸气,又有一种失魂落魄的凄婉,如果黄色是秋天的色彩,红色就是爱情的色彩,浓得化也化不开的热烈。

红色和黄色像是黄钟大吕,让人感觉到生命的律动心灵的狂放,绿色依旧像是小夜曲一直回荡在秋天的各个角落,绿得宽厚, 绿得温柔,绿得安静,绿得沉默,绿得一丝不苟,豆绿、橄榄绿、葱绿、松石绿、墨绿、深绿、暗绿、碧绿、浅绿……各种绿色就那样漫不经点缀在各色中,浅绿和深绿互相浸染,彼此渗透,似乎把夏天就以色彩的方式镌刻在自己的灵魂深处。不管秋天如何绚烂夺目,终究你得从夏天的怀抱里孕育。我一会儿感受到南国的风韵,一会儿又享受着北国的风情,也许唯有这样的浓墨重彩才把甘州的秋天烹饪得如此色香味美,这是个货真价实的秋天,也是流光溢彩博大精深的秋天。

郁达夫的笔下,北国的秋,来得清,来得静,来得悲凉,我觉得甘州的秋慢慢有点离经叛道了,甘州的秋来气势汹汹,来得风声鹤唳,来得草木皆秋……

所有的草木都在尽情释放她们的能量,夏日的矜持都变成了秋天的肆意,只要全心全意盛开过了,妩媚过了,哪怕到了冬日多么荒芜似乎都心安理得了,反正就想热情奔放地驰骋在这个秋天里。这就是甘州的秋天,就是北国的秋天,就是郁达夫笔下的老白干、大蟹、骆驼……

我被各种色彩迷乱了,徜徉在色彩的海洋里,自己也好像一个一片娇艳的叶子一样随风飘荡,脚下也是轻舞飞扬,甘州的秋天就如此娇媚地盛开了,即使零落在风中,也是一种诗意,似乎抓一把空气就可以酿成诗句。

从纷纷扰扰的色彩中穿越出来,站在芦花湾里,似乎从一幅油画走进了一幅写意画,又见芦花水一湾。一湾芦花点亮了一个秋天,而这个秋天又暗淡了其他的季节的容颜。芦花湾像是一个酒瓶,醉卧在千年的时光里,里面盛放着千年的诗句,千年的梦,千年的等待…

栈道上,大片的芦苇在夕阳里摇曳,像是穿过三千多年的时光从《诗经》中走来;站在苍茫的芦苇荡里,看芦花飘雪,我思绪有点恍惚,我想起那个叫张孝祥的词人,在中秋之夜泛舟洞庭也莫过如此,“玉鉴琼田三万顷,着我扁舟一叶”。真的是“此心悠然,妙处难以君说。”那一湾的芦花,“连素穗,翻秋气,细节疏茎任长吹”,她的素颜盖了琼芳。似乎在缤纷的色彩中更具风情,更是典雅。像是浓妆艳抹的女子中站着一个素净的女子,不施粉黛却也风情万种,不加雕琢自然仪态万千,周围的所有的景致都是陪衬,所有的色彩都是衬托,像是等待在水一方的伊人。她就在黑河的怀抱里“枝枝摇浪花”,似乎和水草一样招摇。等到白露为霜的日子里,即使顶着满头的白发,也有一份淡然镌刻在灵魂深处。

一回头,湖中的天鹅、鸭子、鸳鸯等各种水鸟又在水中举行花样游泳,水面上泛着快乐的涟漪,似乎在秋日里举行盛大的比赛,湖边的花草都是裁判,也是观众,这儿就是秋天的盛会。

湖边上,各色花儿次第绽放,我叫不上名字,都泼泼洒洒在草丛中盛开,有些开得圆润而又富足,有些开得单薄而又清秀,有些浓眉大眼,有些小眉小眼,可是都别有一番风味。谁有谁的地盘,谁有谁的活法,不斗自然娇艳,不争也分外妖娆。我想,如果诗人再次来过,看到蒹葭苍苍,看到芦花飘飞,甘州已经不是一幅山水画,是浓墨重彩的油画,他一定会吟咏出更加精美的诗句。

一湖秋色,灌醉了甘州的秋天。看着一抹夕阳随意挂在树梢上,黄色剔透,红叶娇媚,绿叶矜持,似乎互相较劲,又喜欢逗趣。抬头看,蓝天高远、云朵盛开、雪峰依旧被大地和蓝天剪裁成水一样的线条、树木苍葱、草木葳蕤,真是“碧云天,黄叶地,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……”我不知道诗句在甘州的秋天里绽放,还是秋天在诗句里盛开。没有比甘州的秋天更诗情画意的秋天了。

湖边老人、小孩、情侣、小狗等悠然漫步……偶尔草丛中的一尊栩栩如生的雕像也会牵绊住小狗们的眼神,你恍如信步在西子湖畔,偶尔一片残叶似乎又在秋天里守望一场雨,也便不会辜负“留的残荷听雨声”的诗句,甘州的秋天随处是诗,处处是画,而你蓦然回首,不经意的时间,甘州的秋已经醉倒在芦水湾里了……

我站在芦水湾的秋天里,满眼的色彩充斥着我的眼眸,曾经的烂河滩,如今的芦水湾,几十年的岁月变迁,以蒹葭为笔,以弱水做墨,在这片大地上写出了最绚烂的华章。



官方微信公众号
          版权所有 © 2020 张掖芦水湾旅游度假区
张掖市甘州区滨湖路甘州府城芦水湾旅游度假区游客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