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晓明:芦水湾里醉流年

发表时间:2021-10-18 16:20作者:吴晓明来源:今日头条金色甘州

走在甘州的芦水湾里,像是走一幅油画中,感觉自己也像是画中的一个元素,一抹色彩,被镶嵌在画面上。如果我真的能成为画中的元素,我愿意是一株芦苇,因为在思想家的笔下人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,我就栖息在甘州这片大地上,想想这条河流的前世今生,看看这座城市纷纷扰扰的过往。

吴晓明:芦水湾里醉流年

有时候我又感觉芦水湾像是一首诗,我也像是一个动词,像飞鸟一样穿行在芦水湾。我想起了一首诗中写到:麻雀,一个行走的动词,在村庄这部字典里,诠释着它的本义。我想,芦水湾的麻雀,像是一群结伴行走的词组,在秋天这部字典里,诠释着这片湿地的流金岁月。在流转的二十四节气中,麻雀们背负着岁月的风霜,可是到了秋天,抖落一身的尘埃,一个个灵动的点像是一个个流矢,编织成了一张天罗地网,网住芦水湾的一切美好的元素。麻雀就是北方的家鸟,那样的密集的快乐唯有麻雀稠密的啁啾才能传递出来,似乎秋天缤纷的色彩就是被她们一点点啄出来的,或者是被她们的叫声氤氲出来的,总是:芦水湾这片《秋声赋》麻雀们是**作者。

吴晓明:芦水湾里醉流年

黑河缓缓流过,在甘州这片大地上,秋天的脚步似乎格外优雅,也许是两岸的花草牵绊了她,她哺育了这片土地上的万物。她曾是《山海经》中水光潋滟的“西海”,造就了溪流纵横、湖泊密布的“塞上江南”风光,我站在河岸,想着她的源头,念着她的归宿……

吴晓明:芦水湾里醉流年

在我的视线里绽放的这座城市,有大西北的孤傲的风骨,有江南秀美的容颜。曾经是“半城芦苇,半城塔影”,驼铃声声,马蹄阵阵的一座古城,如今优雅地转身,成了河西走廊最美的绿洲。远去的是过往,沉淀的是历史。一片沼泽湿地,曾孕育了世界上最长的文化走廊,崛起了一个辉煌的丝路重镇。我伫立在青葱的光阴里放飞想象,这儿曾经该是多么繁华。

吴晓明:芦水湾里醉流年

而今,秋天的时候,这片湿地成了一片花的世界,鱼的家园,鸟的天堂,远处是潺潺的黑河水,近处是苍苍蒹葭。一座小城,芦花像雪花飘飞,黑河像丝带飘荡,各种鸟儿清脆的叫声像是一粒饱满的种子一样落在草丛中,惊醒了瓢虫、蚂蚁的酣梦,落在水面上,溅起了一簇簇的水花,鱼儿争着追逐,水草伸出细长的手臂逗趣,整个芦水湾里真的是“万类霜天竞自由”。

吴晓明:芦水湾里醉流年

其实,最美的还是面前的湖泊,真的是清凌凌的水中是蓝盈盈的天,波光粼粼,碧波荡漾。如果黑河是灵动之美,而湖水就是静谧之美,鸭子、鱼儿等在水草间嬉戏,天鹅在水中摆着各种paos。在芦水湾里,谁有谁的阵地,大家又有共同的天地,水中的鸟儿们,岸上的花草们,都是芦水湾的主人。栈道上,来来往往的行人,都很惬意;蹦蹦跳跳的小狗,都很欢实。很多时候,我感觉芦水湾就是甘州的后花园,是我的诗也是我的远方。祁连山的雪线依旧,芦水湾的美丽如常。隔着千年的时光,真想看看曾经芦水湾的模样,在芦水湾给心情放个假,不在意花开花谢。

吴晓明:芦水湾里醉流年

走在甘州的秋天里,多了几分磅礴的气势,多少几分自在和随意。甘州的秋天比古都的秋天多了几分绚烂,少了几分悲凉。我是喜欢这个秋天的,很多时候,就是单纯看看芦水湾的苍苍蒹葭,感觉自己好像是在水一方的伊人,秋天所有的美好都在我的等待中扑面而来,站在湖畔看苍茫大地花团锦簇,看锦绣河山无限风光,就觉得芦水湾里演绎的是秋天的华章。

吴晓明:芦水湾里醉流年

其实,芦水湾最抢眼的还是各种草木,春天碧绿的开始黄了,夏天黄的开始红了,一棵苍天的树木,硕大的黄叶中夹杂着醒目的红,还有不肯退场的绿,真的是各种颜色互相浸染,互相渗透,喜欢氤氲,就像是一群调皮的孩子拿着颜料,你给我抹了腮红,我给你抹了唇彩,各种色彩娇艳而随意,红、绿、黄似乎在较劲,又好像是互相铺垫,在芦水湾里上演一场绚烂多彩的演出,谁先出场谁谢幕,似乎杂乱无章又好像井然有序。

吴晓明:芦水湾里醉流年

低头看树下的花草,似乎又是另外一番精致了。各种不知名的草儿仰着头在阳光下一脸的傲娇,即使头顶盛开的是一朵小眉小眼的花儿,也似乎感觉自己长在芦水湾有得天独厚的条件,自然开得很绚烂,粉色的优雅,紫色的沉稳,红色的骄傲,黄色的明艳……开得泼泼洒洒纷纷扰扰。

吴晓明:芦水湾里醉流年

落雨的日子,你漫步芦水湾,鸟鸣、飞花、落叶等都装进你的心里,让雨水发酵,等到冬天清淡的日子光阴里,拿出来下酒,你一定喝出春草的味道,夏花的味道,秋雨的味道,任流年飞逝,岁月安然。关上门,把冬天拒之门外,把雪花邀请进来,似乎秋天和冬天就这样面对面话流年,说苍凉,说时节如流岁月流转,说春夏交替光阴绵长,任时光翩跹,我自流连忘返。

吴晓明:芦水湾里醉流年

如果在秋天里你不去芦水湾,看看飞鸟盘旋,不听听鸟鸣虫吟,你的秋天似乎就不圆满。可以不去看看古都的秋,可是不能不品品甘州的秋天。如果古都的秋像是一杯二锅头,而甘州的秋倒像是一杯陈年老酒,适合在秋风四起的日子,适合在秋雨淅淅沥沥的夜里,听着雨点打在树木上那种窸窸窣窣的声音。那时候,温一壶老酒,让所有的过往都陪我共饮。那时候,有甘州的秋天作陪,似乎一场酒可以喝到天荒地老,醒来之后,芦水湾里芦花白了头,雪花漫天飘。似乎生命就这样轮转,悲喜随性,聚散随缘,爱恨随心,什么都不在意了,甘州这片土地上的秋天的美景都醉倒在芦水湾里了。

吴晓明:芦水湾里醉流年

我是喜欢这座小城的秋天的,喜欢在芦水湾里虚度流年,每一寸光阴都变得柔软,秋天的陈酿滋养冬天的薄凉,我在日渐单薄的光阴里品岁月深处的那份安暖,醉或者醒都是岁月的恩典……

吴晓明:芦水湾里醉流年


官方微信公众号
          版权所有 © 2020 张掖芦水湾旅游度假区
张掖市甘州区滨湖路甘州府城芦水湾旅游度假区游客中心